网站首页 > 时政 正文

我生命中的最美

   2020-01-11 03:07:15 作者: 来源:信宜新闻网

月落长安,城外我身披战甲,紧握着手中的长刀,放眼望去,血腥的场面丝毫不让我畏惧,心中想的只是静卧在榻上的人儿。

我静卧在榻上,身上的白纱轻轻的勾勒出纤细的腰肢,白沙半遮半掩,只露出粉白色的香肩,墨色的秀发被玉簪轻轻地拢在脑后,水灵的眼睛出神的望着窗外的残月。心乱如麻,挂念着你的安危。

我用力挥动大刀,冰冷的刀锋上滑落一滴滴依旧冒着热气的鲜血。兵戈相向,机敏地躲过无情的利剑,只是一刹那。

微风卷起身上的白纱,若隐若现地显露出修长的腿。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还好,那一刹那我突然侧转身子,对手的剑挑落我头上沉沉的铁盔,留下一道泛着血迹的伤痕。我向他拦腰砍去,却被铁戈重重挡回。身下的马紧紧后退。

我的心不住跳动,不觉脸上渗出了几滴汗水,我静静地站起,缓缓走向窗前,眼睛依然紧盯着皎洁的残月,身后散落的白纱,显得异常孤独。

我飞身下马,急速转身斩断了他身下白马高挑的腿,他滚落在地,翻了个身又猛地站起,而耳边依旧回响着凄凄的马啼,我的心一颤,继而平静,打定了不生便死的念头。

久久不能平静,取下墙上的灯笼,推开带着木香的门走了出去,风吹动我的裙摆,将我的长发吹乱,门外的竹子挣扎着摇晃。

我高举着刀,准备奋力一击。

我迈着轻盈的步子,向着后院走去,只为寻找与你初次相识的心动。近了,近了我跨过一脚,正欲前行。

我倒在血泊中,一把闪着银光的剑直直的穿透了我的铠甲,我的眼角湿润了。剧烈的疼痛让我无力爬起。

我重重地摔倒在石子路上,望破长空。想缓缓站起,却又摔倒在地。

余光中我瞥见冰冷的兵戈,瞅见沉睡的将士,想着你的容颜,默念:“今,我亦离去,只痛你痛,念吾之发妻,定为我留。”不舍的闭上眼。

痛,我心如刀绞,但如死灰一般平静,我望向你我初识之地喃喃曰:“君,亦战与沙场。生,则喜。去,则悲。若君已去,我愿相随。”泪滑过脸颊。

你,我生命中的最美,敢望苍天让美延续,直到海枯石烂,天荒地老。

初二:韩晨


相关阅读:
足球比分 https://www.qtx.com/
分享到: